创科版细则落地!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对此有何看法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股票吧

  中证监就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发徵求意见稿,公司上市门槛市值最低为1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且接受未有盈利的企业上市,另外红筹企亦可以透过发行CDR的方式挂牌科创板,同股不同权的企业亦可以试点方式挂牌;投资者门槛方面,为50万元,并鼓励中小投资者透过公募基金参与。

  意见稿指,科创板重点支援新一代资讯技术、高端装备、新材料、新能源、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,推动互联网、大资料、云计算、人工智慧和製造业深度融合,而上市条件针对不同市值而定:

  (一)为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,最近两年赚钱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,或最近一年赚钱且营业收入不低于1亿元;

  (二)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,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2亿元,且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合计佔最近三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%;

  (三)预计市值不低于20亿元,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3亿元,且最近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不低于1亿元;

  (五)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,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淮,市场空间大,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,并获得知名投资机构一定金额的投资。医药行业企业需取得至少一项一类新药二期临床试验批件,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。

  股份减持制度方面,为保持控制权和技术团队稳定,对尚未盈利公司股东减持作出限制,但同时优化股份减持方式,为创投基金等其他股东提供更为灵活的减持方式,强化减持资讯披露。此外,严格限制通过收购重组「炒壳」及「卖壳」,要求科创板公司的收购重组应当围绕主业展开,资产应当与主营业务具有协同效应。

  首次发行方面,放宽科创板战略配售的实施条件,允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1亿股以上的发行人进行战略配售。科创板新股会以市场化定价,但中介机构必须通过子公司使用自有资金进行跟投,跟投比例为2%-5%。

  投资者方面,投资门槛为50万元人民币,并参与证券交易满24个月。未满足要求的投资者,可通过购买公募基金等方式参与科创板。

  此外,中证监允许符合科创板定位、尚未盈利或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;另外红筹企亦可以透过发行CDR的方式挂牌科创板,同股不同权的企业亦可以试点方式挂牌。至于上市未盈利的科创公司,控股股东、董事等特定股东的禁售期需延长,具体期限由交易所决定。

  科创板与目前创业板中小板不同,放宽涨跌幅限制。上交所细则指出,科创板上市前5天不限涨跌幅,第六天开始设限20%。

  据“独角兽早知道”(ID:iponews)了解,被问到科创板是否纳入互联互通投资,港交所(00388)暂未有明确回应。

  第一、在一个新增的板块上尝试注册制改革,减少对存量IPO的影响,容易获得市场认可与接受;第二、对科创企业先行尝试,可直接落实决策层对创新企业发展的政策支持;第三、明确向市场提示注册制及创新企业发行的双重风险,力争对个人投资者进行良好的预期管理。这里面的机会非常多,他衷心期望这一新板能闯出一条新路。

  我们截取了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,在36氪第六届WISE大会上发表的演讲内容:

  大家老说中国内地的监管者不雪中送炭,可是大家想清楚之后就会发现,中国内地的监管者非常困难,它绝对想雪中送炭——为什么要搞注册制,为什么搞科创板,就是想雪中送炭。可是一个监管者不仅要想把炭送给谁,还要想谁来送。

  中国内地有大量的散户,怎么送这个炭呢?因此如果上市公司这边要普惠,那就可能要在投资者这边设门槛。可能10万块以下的小散户就别送炭了,因为这不是你能承担的风险,可能几百万资产以上的才能参与。

  美国的市场是机构市场,因此两边都不设门槛。公司是好是坏都可以上,只要你披露。发行端一律不设门槛,想怎么上就怎么上。投资端不设门槛,谁都可以来,反正散户很少。

  香港市场不太一样,香港市场有一部分散户,比美国多很多,但比内地少。美国投资者90%以上是机构,剩下是散户。内地是反过来的,香港刚好20%是散户,80%是机构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香港设给上市公司的门槛不高,很多公司都可以上,但不能太差。内地必须是好公司才能上,问题是好公司谁定,只能监管者定,但是监管者能定得了吗?今天看着是好公司,明天可能会变成坏公司,这怎么办?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  大家经常批评内地的监管者老干预,可是不干预行不行呢?中国内地是一个特殊的市场,有大量散户投资者,大爷大妈都会搬着小板凳去看K线,并且觉得自己看的懂都认为自己是巴菲特。

  政府完全不干预恐怕是不行的,因此内地的交易所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非常困难。十个企业里肯定能飞出一两个金凤凰,但肯定有一大堆的死鸡,一定是一地鸡毛。鸡毛由谁埋单?老百姓603883)能不能承受?这对于监管机构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  如果上市政策想普惠大家,意味着一定要跟投资者说清楚,这里面存在非常大的风险。问题是很多散户赚钱以后,认为自己是巴菲特;亏钱的时候,认为是政府干预以后亏了钱。

  对企业来说,如果没有足够的胆量,没有足够的担当,没有足够的耐心,没有对未来充分的思想准备,还是找聪明人拿钱,而且不一定非要通过上市来融资。

  聪明人拿钱,拿得少,估值低,很困难,但是拿到以后可以做自己的事,不用天天看后面有没有人唾沫星子把你淹死。

  在中国内地市场、美国市场、中国香港市场这三个市场中,香港算是一个“中间地带”,为什么这么说呢?

  香港这个中间地带,既可以碰到非常好的国际知音,也会碰到很多憨厚的钱。憨厚的钱,会给你很好的流动性,知音的钱决定了你的矛应该放在什么地方。这两者之间的结合比较好。

  在内地上市,就像在长江里游泳,如果你是淡水鱼,你的根基、客户在内地,不需要太多的国际元素,那么在内地的大江大河就可以了。如果你觉得必须要有国际的视野和元素,或者你的早期投资者就是来自于大海,你可以到大海去游泳,你还可以到遥远的太平洋601099)、大西洋600558)去游泳,那里你有可能成为世界英雄。

  如果你的业务发展,既需要有国际支持,也要有中国市场的支持,就好像我喜欢吃的鲥鱼,它既可以在淡水里生活,也可以在海水里生存。这样的企业就需要一个既能到国际大海去奋斗,又能进入到中国内地的本土市场。香港就是这样一个市场。

猜你喜欢